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

编辑:弥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13:31:2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内容简介:郁达夫的散文成就不在小说之下,从内容到形式都非常丰富多样。抒情散文从人事到自然,写得“细、清、真”,带着浓烈个人色彩。游记、杂感、文艺随笔,都各成一路。
中文名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页    数
220页
开    本
32
品    牌
广东花城出版社
作    者
郁达夫 林贤治
出版日期
2013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6066151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内容简介

编辑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收录了郁达夫经典散文作品近五十篇。在中国现代作家中,郁达夫是思想性格最为复杂的一人。他自称“零余者”,却满怀爱国的热情;从新文化运动中搏战过来,作为启蒙战士,却又有着根蒂很深的名士气;他孤傲而自卑,倔强而脆弱,积极,进取,却也病态的自暴自弃。他有文章,名日“感伤的行旅”,很可以做一生的写照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作者简介

编辑
郁达夫,原名郁文,浙江富阳人。早年留学日本,与郭沫若、成仿吾等创建文学团体创造社。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曾在安庆、上海、北京、广州等地教书、编辑刊物。1927年定居上海,曾参加“左联”。1933年迁居杭州。抗日战争期间在南洋从事抗日救亡宣传活动。1945年被日本宪兵杀害于苏门答腊。主要作品有小说《沉沦》、《春风沉醉的晚上》、《薄奠》、《她是一个弱女子》、《迷羊》、《迟桂花》、《出奔》等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图书目录

编辑
编者说
  青烟
  立秋之夜
  还乡后记
  海上通信
  零余者
  一个人在途上
  灯蛾埋葬之夜
  婿乡年节
  寂寞的春朝
  春愁
  住所的话
  记风雨茅庐
  钓台的春昼
  杭州
  故都的秋
  花坞
  扬州旧梦寄语堂
  西溪的睛雨
  雨
  江南的冬景
  北平的四季
  北国的微音
  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
  怀四十岁的志摩
  光慈的晚年
  弄弄文笔并不是职业
  艺术家的午睡
  诗人的末路
  故事
  骸骨迷恋者的独语
  炉边独语
  说木铎少年
  政权和民权
  不幸而为中国女子
  谣言预言之类的诞生
  清谈的由来
  说模仿
  暴力与倾向
  说“沉默”
  山水及自然景物的欣赏
  就家字来说
  为己与为人
  悲剧的出生
  我的梦,我的青春!
  书塾与学堂
  水样的春愁
  远一程,再远一程!
  孤独者
  大风圈外
  海上
  所谓自传也者

现代散文八大家:炉边独语·郁达夫散文序言

编辑
在中国现代作家中,郁达夫是思想性格最为复杂的一人。他自称“零余者”,却满怀爱国的热情;从新文化运动中搏战过来,作为启蒙战士,却又有着根蒂很深的名士气;他孤傲而自卑,倔强而脆弱,积极,进取,却也病态的自暴自弃。他有文章,名日“感伤的行旅”,很可以做一生的写照。
  他是诗人,无疑又是最散文化不过的人。他的行为,从处世做事到纸面文章,都是一例的走到哪里算哪里。他的小说,大抵带有自传性质;而散文,更是坦白无遗地随处表露着自己的行迹与声音了。
  郁达夫(1895—1945),名文,字达夫,浙江富阳人。家住古城,藏书万卷,自小打下良好的国学基础。1901年,入杭州府中学读书,次年入育英书院,因参加风潮而被除名。1913年,随兄郁华赴日留学,在此期间广泛接触外国文学。1921年出版小说集《沉沦》,随即引起轰动,成为“有争议作品”。1922年归国,参与创造社的领导工作,随后数年,辗转于北京、武昌、广州、上海等大学任教。寓居上海时先后主编《创造月刊》、《洪水》、《奔流》、《白华》、《大众文艺》等刊物。1930年,参加发起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并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1933年,加入民权保障同盟。同年,携同妻子王映霞移居杭州,建造“风雨茅庐”,耽于隐逸的生活。居沪数年,出版《达夫全集》计七卷;归杭后,写成《屐痕处处》和《达夫游记》,并出’版《达夫散文集》。1936年到福州任福建省政府参议,1938年到武汉参加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工作,任设计委员。年底,偕王映霞飞抵新加坡,编辑报刊多种,积极参加抗日工作。次年发表《毁家诗纪》,1940年5月刊登离婚启事,十二年的爱情生活至此以悲剧告终。1941年,任当地文化界抗日联合会主席。1945年,被日本宪兵杀害于苏门答腊。他的一生,备受恶势力的迫害,结果如郭沫若所说,是不折不扣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由于终生颠沛,历尽沧桑,加以天赋才情,博学广识,因此他的散文制作,从内容到形式,都非常的丰富多样。论成就,实不在小说之下。
  他的许多散文,都是自述行状,自抒怀抱的。有的文章,甚至不惜以“伪恶者”面目出现,赤裸裸地暴露自己,令人惊异。早期多写羁旅之苦,如《还乡记》等,虽然略嫌芜杂冗赘,却是一片真性情,唏嘘之余,令人深感人世的怆凉。至于悼亡文字,更是如此。日记体和书信体,倾吐积悃,最为相宜,故为他所常用。《海上通信》、《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都极其真率,充分表达了一个青年知识分子的愤懑。这是一种时代性的精神疾患。难怪后者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强烈的反响。此外,还有一种随笔文字,夹以抒情,写得很是别致,如《故都的秋》、《江南的冬景》。作者说:“原来小品文字的所以可爱的地方,就在它的细,清,真的三点。”在他的文字中,此类小品,尤其以“清”见长。
  郁达夫的游记是特别有名的,三十年代,甚至有游记作家之称。由于他熟知地方的掌故,又善于体察自然的灵性,加之糅合了古典诗词的凝练与富于韵味的语言去表现,故能随处给人以知识与美的双重享受。
  杂感方面,数量更丰。其中,有不少篇什,诸如《说木铎少年》、《政权与民权》、《暴力与倾向》等,讥弹暴政,针砭社会,尖锐明白,痛快淋漓,很可见出作者个人的特色,是应当受到重视的。一些纵谈文化与艺术的随笔,如《炉边独语》之类,也都清隽可喜。
  “庾信文章老更成”。在散文创作上,郁达夫有着多方面的成就;只是飘流南洋以后,文章反而变得粗浅了。本来,到此地步,无论思想和艺术,当会更臻成熟的。莫非人的内心承受力有一定阈限,毁家去国,结果便如此的不堪其累了么,真可教人扼腕痛惜的。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