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

编辑:弥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12:45:23
编辑 锁定
成立于1966年的基建工程兵部队是一支特殊的部队,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给这支部队确定的建军方针是“劳武结合,能工能战,以工为主”。基建工程兵在钢铁、煤炭、水文地质等许多战线奋战,创造了出色的业绩。2013年是基建工程兵二万人集体转业到深圳经济特区30周年。在30年里,这支队伍为深圳建设作出重大贡献,他们成功建起了我国第一幢高楼电子大厦、罗湖第一幢高层建筑国商大厦、深圳第一家大型商场友谊商场、深圳第一家高档酒店泮溪酒家、深圳市政府大楼、红岭大厦、深圳直升机场等一大批建筑,被深圳市委市政府及深圳市民誉为特区建设的“拓荒牛”。两万基建工程兵军人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经受住了体制改革中的严峻考验和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涌现一大批优秀的特区领导干部以及像华为总裁任正非、华强集团董事长梁光伟、香港卫视董事局主席、金融投资家高洪星等企业家。本书选择了其中一些典型人物,写下了他们创业的故事。 本书图文并茂,主体是人物传记。此外,还收集了这支部队中后来提拔为公务员局以上干部、企业集团公司(总公司)企业干部一百多人的简要事迹。
书    名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页    数
320页
开    本
16
作    者
段亚兵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7010128413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内容简介

编辑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由段亚兵著,该书的内容分为上中下3篇。上篇定名“好汉”。写了7位战友的故事,他们是敢于创业、善于创业的好汉。战友们精彩的故事太多了,只能说我听到的故事太少,写下来的只是沧海一粟
  中篇定名“记忆”。这部分主要是自己的回忆。我将该书稿的主要内容送给《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主编张清阅。他说:“你也是这支部队的成员之一,曾经写过那篇著名的报告文学《深圳,二万人的苦痛与尊严》。建议你也写写自己来深圳的经历,一定非常有意思……”。于是就有了《选择深圳》这篇回忆录。
  下篇是部分战友的简单经历。在完成兵种编委会布置的任务同时,我们深圳编辑组决定广泛收集转业深圳干部战士资料,编辑出版《深圳战友名录》,经过努力收集到的战友资料多达1.4万多人。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作者简介

编辑
段亚兵,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获法学硕士学位。1982年起在深圳宣传和精神文明部门工作,现任深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深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独著作品有《深圳精神文明之路》、《行走中东》、《行走北欧》等,合著作品有《开放之窗——深圳》、《小巨人崛起——中小企业发展之路》等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图书目录

编辑
华为在竞技场上跑赢世界第一——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任正非的故事
  实现中华强盛的理想——华强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梁光伟的故事
  知识为理想插上飞翔的翅膀——香港卫视董事局主席高洪星的故事
  弘扬民族文化的使者——世界第一青瓷收藏家吴克顺的故事
  军人本色——深圳市物业集团董事长马成礼的故事
  做装饰百姓生活的能工巧匠——深圳市建筑装饰集团公司董事长汪家玉的故事
  一位战友与基建工程兵的不解之缘——深圳市利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坤德的故事
  中篇记忆
  选择深圳(回忆录)段亚兵
  《深圳·两万人的苦痛与尊严》报告文学)吴启泰、段亚兵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后记

编辑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里有一支部队——基建工程兵。
  该部队历史不算长,从1966年开始组建第一支部队算起,到1983年整个兵种撤销,前后约17年;但是,该部队发展特别迅速,最多时部队总数达到近50万人之巨。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支部队没有兵史,造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的空白页。战友中一些有责任心的人为此奔波、多方呼吁,其中公认做出最大贡献中的一个人是常生荣将军。正是因为在多方不懈努力下,终于30年后,经中央军委首长批准,开始为这支部队补写兵史。
  基建工程兵部队撤销后,部队分别集体转业到各个城市中。其中,最多的部队在北京,共3个师3万多人;第二多的就是深圳了,调入两个师近二万人。为组织开展抢救史料工作,经基本建设工程兵回忆史料编辑委员会批准,成立了深圳基建工程兵回忆史料编辑组。本人任副组长之一。
  在兵种编委会指导下,在深圳市史志办热情鼓励下,在当年部队集体转业改编为市各个单位支持下,在已经成为深圳市民的战友们的帮助下,史料编写工作开始启动。经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资料收集、史料编辑工作基本完成。
  在收集整理资料过程中,我惊奇地发现,这支部队为深圳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做出了何等巨大的贡献;这支部队培养出了多少好汉和名人,他们在深圳各条战线上辛勤工作,在为深圳作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的事业。随着整理资料的深圳,我感觉回到了过去那火热的创业时光里,我为我们建设的这座城市感到骄傲;为在建设这座城市流血流汗的战友们感到自豪。
  有一天,与一位战友、好朋友聊天时,谈起了自己的一些感受。他建议说:“你是作家,为什么不把我们战友的故事写下来?回忆史料毕竟太概括,反映不出很多鲜活的形象和生动的细节。如果你能写一本书,将战友们的故事写出来,我想大家一定喜欢看……”听了他的话我怦然心动。在他和一些战友鼓励支持下,我终于写出了这本书。希望战友和读者们喜欢。
  该书的内容分为上中下3篇。上篇定名“好汉”。写了7位战友的故事,他们是敢于创业、善于创业的好汉。战友们精彩的故事太多了,只能说我听到的故事太少,写下来的只是沧海一粟。
  中篇定名“记忆”。这部分主要是自己的回忆。我将该书稿的主要内容送给《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主编张清阅。他说:“你也是这支部队的成员之一,曾经写过那篇著名的报告文学《深圳,二万人的苦痛与尊严》。建议你也写写自己来深圳的经历,一定非常有意思……”。于是就有了《选择深圳》这篇回忆录。
  根据许多战友和朋友的建议,将报告文学《深圳,两万人的苦痛与尊严》也收入书中。这篇文章写于1986年,作者是著名作家吴启泰,还有本人。作品发表在1986年《特区文学》第5期。《特区文学》当年的总编辑是著名作家陈国凯先生,本稿的编辑是程远。
  早期来深圳的人大概都记得当年这篇报告文学造成的冲击和影响。当年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当时的深圳局面刚开,在人们印象中深圳好得像一朵花。但这篇文章发表后,人们才知道深圳有这么一支部队,竟然吃了那么多苦。对这篇文章,赞成的、反对的、惊讶的、好奇的,都有。当然,战友们一片叫好。他们感谢我为战友们说话,呼吁政府和社会关心这支部队;也为我敢这样直言捏一把汗。
  后来,很多喜欢这篇文章的读者,多次建议将这篇报告文学再版发行,让更多的人看到。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在该书中收入这篇文章是最好的机会了。通过这篇写于27年前的文字,可以真实地看到当年深圳艰苦的创业史,看到当年这支部队创业是多么地不容易。记住艰难岁月会让我们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又会让我们对实现明日的中国梦充满信心。
  下篇是部分战友的简单经历。在完成兵种编委会布置的任务同时,我们深圳编辑组决定广泛收集转业深圳干部战士资料,编辑出版《深圳战友名录》,经过努力收集到的战友资料多达1.4万多人。虽然离“一个战友都不能少”的目标相差一些距离,但是经过30年的人员变迁,做到这个程度已属不易。《名录》是送给战友们的一份礼物。相信战友们看到这本《名录》,不但心中能涌现出最温馨的回忆;而且子女们看过后能够为父辈们为建设深圳立下的汗马功劳而深感骄傲。在万名《名录》中我选择了公务员局级以上干部、部分企业家和企业管理者,以及这支部队培养的一些文化人,将大家的简历资料编纂为本书下篇。资料是在个人提供基础上整理的,主要由孙晓明、樊财声等人细心编辑,我也做了一些文字修订。选择的人物都是深圳知名度颇高的名人,所以下篇顺理成章起名为“名人”。
  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回忆激情燃烧的岁月,尊重实干创造的历史,思索如何保持不断前进的动力。希望人们能够记住深圳早期创业中人们做出的贡献,弘扬极其珍贵的垦荒牛精神。“开拓、创新、团结、奉献”的深圳精神中,开拓精神放在首位不是没有道理,这无疑是最令人热血沸腾的精神。只要能够永远记住和时时弘扬垦荒牛精神,深圳就会有更加美好的明天。今天强调垦荒牛精神不但是为着我们不断奋斗,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激励我们的后代记住父辈的艰辛,继续做新一代的拓荒人。
  天上不会掉馅饼。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幸福生活是辛勤劳动换来的。中国梦要靠继续艰苦奋斗才能实现。
  在基建工程兵转业深圳30年的日子里将这本书献给战友和读者们。
  再次感谢支持帮助我的战友们。

深圳拓荒人·基建工程兵创业纪实序言

编辑
在深圳市委大院的大门口,有一座大型雕塑——孺子牛。这个雕塑的作者是广东著名雕塑家潘鹤。
  来到深圳旅游的人,多数都喜欢来看看这座出名的孺子牛。只见这头牛,勾着头,蹬着蹄,全身肌肉绷紧,血脉喷张,喘着粗气,正在把一个巨大的千年树根从地底里拉出来。站在铜牛面前,无人不对它真实、生动的形象留下深刻印象,震撼于铜牛身上蕴藏着的千钧神力。
  这座雕塑是原梁湘书记请潘鹤创作的。创作的意图,也许它既表现出了深圳早期艰苦创业人们的群体形象,也是希望特区人能够始终保持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吧。有了这种创业精神,深圳经济特区的改革才有可能成功,深圳才有可能真正建设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
  据说在对这座雕塑命名时,考虑有“垦荒牛”和“孺子牛”两个名字。领导们选择了“孺子牛”这个名字。揣测领导的意思,可能是更多地将铜牛比作深圳的干部队伍,希望能够实现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境界吧。但是实际上这座铜牛的形象更像正在垦荒的蛮牛,因此老百姓都喜炊称它为“垦荒牛”。
  我更喜欢“垦荒牛”的名字。没有垦荒,就没有收获。垦荒是辛苦的,也伴随着喜悦,随着收获更有幸福和快乐。在深圳这块创业热土上,不光是早期的市领导和干部队伍艰苦创业,可以说所有的深圳人都是垦荒牛;没有最早一批垦荒牛在这块土地上拔树根、挖石块、开土地、建高楼,就没有现在这座惊艳世界的现代化城市。
  在深圳垦荒牛队伍中,有一支队伍特别值得一提。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裁军百万,撤销了铁道兵、基建工程兵两个兵种,缩减了军委工程兵。就在这一次大裁军浪涛中,两万基建工程兵来到了深圳。这支部队的到来让深圳从此有了自己的建设施工队伍。考虑到当时深圳(改市前的宝安县)只有30多万人口、特区内只有两万多居民的实际情况,就可以知道基建]二程兵两万人(连同家属约有四五万人之众)来到深圳,会对深圳居民结构的改变和城市建设方面方面发挥了多么巨大、重要的作用。
  基建工程兵两万人,是艰苦奋斗的垦荒牛,是功勋卓著的创业人。他们面前是荆棘荒草地,身后是崛起的新城。正因为如此,在基建工程兵两万人集体转业深圳30年的时候,写了这本书;书名定为“深圳垦荒人”。
  让我们记住深圳早期激情燃烧的岁月;记住所有为建设深圳出过力、做出贡献的人们;永远记住艰苦创业的深圳精神。
  作者于深圳
  2013.8.20
词条标签:
科技